我所经历的黑泉水库工程

发布日期:2018年11月7日     阅读次数:

    如果从1965年从学校毕业分配到青海工作算起,我在青海已度过了53个春秋,完全可以说是青海人了。这期间,我一直从事水利水电工程的勘测、设计、施工和建设管理工作。即使在退休以后,还作为技术顾问参加了大通河上几座梯级电站的建设。前几年又参加了水利厅组织的水利工程稽查工作。总之一直没有离开过自己所喜爱的水利事业。  

    在青海七十二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从事自己所钟爱的水利工作,有无比眷恋的深情。因为这里的山山水水都曾留下我的足迹,先后参加了20余项工程的建设实践。特别是亲身经历了我省“引大济湟”一期工程黑泉水库的建设,积累了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教训,结交了许多良师益友,也经受了无数艰难困苦的考验。现在水库已安全运行16年,竣工验收也已12年,青海几代人梦寐以求的引大济湟工程正扎扎实实地向前推进,而黑泉水库的建设也永远成为青海水利人为之骄傲的里程碑。

一、“引大济湟”—青海几代人的梦

    青海省地处我国西北地区的青藏高原,自然环境较差,经济基础薄弱,群众生活水平低下,而湟水流域却是青海省社会、经济、文化发展的精华地区,虽然土地面积仅占全省的2.2%,但它的人口、耕地、粮油产量,工业产值却占全省的二分之一以上,是青海省经济发展的命脉所在。然而水资源短缺的现状严重制约着湟水流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据统计,湟水流域人均占有水资源量不及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分之一,每年有200万亩农田受到干旱威脊,70万人、80万头牲畜饮水困难,全省60万贫困人口有50万集中在湟水流域。因而解决这一地区粮食问题、脱贫问题、生态问题、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关键就是“水”的问题。历届省委、省政府都高度重视这一现实状况,组织专家学者研究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的办法,大家不约而同的想到了大通河。大通河与湟水河仅有一山之隔,而年水资源量却超过湟水河近10亿立方米,而且利用率较低,如能将大通河水调入湟水流域,实现“引水济湟”,那将从根本上改变湟水流域严重缺水的状况。因此老百姓把“引大济湟”视为脱贫致富的“翻身工程”。

    早在1958年“大跃进”时代,青海就启动了“引大济湟”工程,成立“大坂工程局”,开始大坂山隧洞的施工。但由于当时技术水平,施工工艺设备和财力物力的制约,工程开工不久又遇上了困难时期,被迫下马停建。直到1967年,才恢复了“引大济湟”工程前期的规划工作。

二、改革开放的春风为“引大济湟”工程带来机遇

    最终,国家迎来了改革开放的新时代。1980年我从设计院设计二队调入院生产技术科,参加了“引大济湟”工程的前期工作。1983年5月,开始进行选址查勘工作,寻找大通河水进入湟水流域后的第一个反调节水库的位置。先后踏勘了毛亥托、平岭、牛场、孔家梁、两头桥、千树岭、寺塘、黑泉、小宽台、麻尼托亥、香子崖、五间房、油房庄、哈家嘴、宝库等20个坝址,历时五天。每天早上8点出发,到一个坝址处大家下车拿出1/10万或1/5万地形图,岳英、刘宏志分别介绍枢纽布置和水文地质条件,然后大家沿着宝库河对坝址处上下、左右进行实地察看,边看边讨论,各抒已见,畅所欲言。有些坝址大家意见一致就初步选定或干脆否定了,意见不一致的也标明位置待进一步做工作后再决定取舍。当时大家就认为黑泉上、下坝址都是条件较好的建库位置。每天工作到中午就在附近村子老乡家吃饭,馍馍熬茶,炒一盘洋芋丝已经是改善生活了。

    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我国逐渐加快了改革开放、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步伐,也促进了青海各项事业的发展。1991年7月19日省委七届七次全委会议通过《关于制定全省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十年规划和“八五”计划的建议》,建议中专门提到:“要抓紧做好‘引大济湟’的前期工作,争取尽快分期分段开工建设”。同时按照先近后远、先小后大、先易后难的原则确定优先兴建黑泉水库工程,解决西宁市近期工业和城市生活用水紧迫需求,并发展湟水北岸浅山农田灌溉33万亩。省政府于1992年初正式向水利厅下达了“引大济湟”工程规划任务,我立即组织召开院长办公会议,决定成立以廖太玉书记、张学宽副院长、刘维义副总工组成的领导小组带领各专业技术人员近百人深入现场开展工作。最终,按照“统一规划,综合开发,分别立项,分期实施”的原则,引大济湟工程分三期实施:一期工程为黑泉水库和湟水北干渠,二期工程为石头峡引水枢纽及调水总干渠(含大坂山隧洞),三期为湟水南岸工程。为此,我们设计院积极开展黑泉水库可行性研究阶段的工作。期间,我的岳母也因全身功能衰竭抢救无效而永远离开了我们,而我却因工作紧张没能见岳母最后一面,成为终生的遗憾。

    1994年10月31日厅长办公会议,韩昌实厅长传达了27日省长办公会议内容,其中田成平省长讲话中指出:我省缺乏水利骨干工程,黑泉水库应加快上马,要多渠道集资,分期实施引大济湟工程;同意成立黑泉水库工程建设指挥部,由马元彪副省长任总指挥。会议研究决定成立黑泉水库工程建设局,全面负责工程建设,为副厅级事业单位,编制50人,受省指挥部和水利厅双重领导。下设四个处级单位:办公室、财务处、技术处、综合处。1995年元月,黑泉水库工程建设局正式成立。

三、奋战5年,终铸辉煌

    1996年9月12日,这是青海水利史上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日子,黑泉水库开工典礼隆重举行。随后我被任命为黑泉水库工程建设局副局长。9月27日,正式到黑泉局上任。

    黑泉水库距省会西宁75公里,是一座大型水利枢纽工程,建在大通县境内的宝库河上(北川河上段)。工程由大坝、溢洪道、导流放水洞、灌溉发电洞、坝后电站及升压站、供水工程组成。河床布置砼面板砂砾石坝。最大坝高123.5米,坝体填筑砂砾石558万立方米,总库容1.82亿立方米,在国内同类坝型中名列前矛。黑泉水库自开工建设以来,在全省人民的关心支持下,在省黑泉水库工程建设协调领导小组(原工程建设指挥部)和水利厅的直接领导和组织实施下,数千名建设者发扬“献身、负责、求实”的水利行业精神,艰苦奋斗攻艰克难,解决了一道道难题,闯过了一个个险关,确保了工程顺利进行。

    557米长的导流洞在施工中发生大塌方被迫停工,但它却是能否按时截流制约工期的关键。张局长立即召集施工、监理、设计人员现场开会研究,还请来铁道部隧洞施工的专家共同会诊。昼夜奋战,不畏严寒,放弃春节假日,终于在1997年5月18日导流洞贯通,接着抓紧进行砼衬砌,8月30日成功截流。

    坝体填筑和砼面板浇筑也是一项艰巨的任务,整个坝体填筑方量为558万立方米,而且分垫层、过渡层、排水体,主堆石区块石护坡等不同区域,对上坝料有不同的技术要求,因此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如何加快施工进度成了建设各方共同关注的问题。我们召集设计、监理、质检、施工单位反复在现场进行实际操作,最终确定最优的上坝路线、设备数量、人员分工,使上坝速度明显加快。据统计最高月填筑量达30万立方米。那些日子,工地上每天有近千人,数百量机械设备在昼夜不停地工作,许多人都放弃了节假日的休息。

    1999年中秋节和国庆节,我和大家一样都是在工地度过的,夜晚的工地,各种设备的灯光象天上的繁星撒落,无数辛劳繁忙的身影在灯光下撺动,那是多么动人的一幅画面啊。我回到宿舍兴奋不已,立即动手写下了发自内心的感动“圆圆的月亮”,后来刊登在“青海水利”2000年第3期上,在全厅的文艺会演上我还亲自朗诵了这篇诗作。

    每年的安全度汛也是工程建设的重点。1998年7月15日,宝库河上游突降暴雨瞬时形成洪水,上午9点半第一次洪峰到达黑泉水库,洪峰流量为230立方米/秒,第二次洪峰11点30分到达黑泉水库,洪峰流量350立方米/秒,我立即召集局领导和各处室负责人,第一时间奔向河边冒雨组织抢险工作,确保人员无伤亡,财产损失最小,面对滔滔的洪水,工地各单位职工立即了投入抗洪抢险斗争,积极组织人力设备清障排洪,加固河堤,大大减少了洪水造成的损失。

    进入2001年,水库建设进入冲刺阶段,4月16日,建设局在工地召集各单位负责人开会,我在会上做了动员,讲清形势,明确任务,提出大干180天,为实现总目标而奋斗。

    8月10日,省长办公会议上,赵乐际省长在讲到黑泉水库建设时也要求一定按专家组的要求抓紧工作,下闸蓄水时间应服从工程质量要求,要把黑泉水库建成放心安全漂亮的工程。此后整个工地都紧急动员起来,建设局取消了双休日、“五一”、“十一”都没放假。9月7日在工地召开了紧急动员大会,省协调领导小组副组长马元彪主持会议并做重要讲话,要求各单位采取紧急措施,加强施工现场技术骨干力量,精心组织,提高工效,保证质量,团结协作。9月8日,建设局召开全体职工大会,我做了动员。那些日子,我思想上压力非常大,吃不下饭,睡不着觉,脑海里全是施工现场的情景,恨不得太阳24小时都挂在天上,争分夺秒去完成剩余的工程。施工单位压力更大,何时下闸蓄水的担子都压在他们肩上,一个是两个洞口岸坡加固,左岸由青工局承担,右岸由四局和甘工局承担;二是导流洞进口闸门加固、由甘工局承担,下面是湍急的水流,人在脚手架上作业,即危险又艰苦;三是坝上游面粘土铺盖的施工也由四局承担。进入10月工地已十分寒冷,但为了尽早下闸蓄水,大家冒着风雪严寒,克服千难万险,终于圆满完成了任务。10月12日,穆东升副省长亲自来工地检查工程进展情况,10月22日马元彪副组长与建设局领导班子研究确定下闸蓄水时间为11月16日。10月25日由建设局牵头,成立工程验收委员会,对分部工程,单位工程进行验收。10月30日验收工作结束。与此同时,水利厅向水利部打报告请求派人主持水库下闸蓄水前的阶段验收。水利部委托黄委会组织验收。11月17日,13位专家来到工地开始阶段验收工作,11日结束,通过阶段验收,同意水库下闸蓄水。工地上的同志们奔走相告,欣喜若狂,奋战几年的心血和汗水终于有了结果。11月16日那天,庆典如期举行,天气晴朗,彩旗飘扬。11点10分,赵乐际省长宣布下闸令,立刻工地上鞭炮齐鸣,锣鼓喧天,欢呼声、马达声震耳欲聋,大家兴奋激动的眼泪夺眶而出,这一天我们终于盼到了!

四、党中央国务院的亲切关怀和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是黑泉水库建设的重要保障

    黑泉水库建设得到了国家和各部委的大力支持。西部大开发的号角吹响了“引大济湟”的第一乐章。从1998年起国家支持水库建设的专项资金累计达4.5亿元(工程总投资7.76亿元)为工程顺利实施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国家计委、水利部、黄委会全力支持水库建设,及时审批前期工作成果,组织工程阶段验收,并派出专家多次到现场解决问题。特别值得感谢的是全国政协副主席,原水利部长钱正英同志,她时刻关心黑泉水库的建设,不顾高寒缺氧、年事已高,先后两次来到工地视察,深入调查研究,向中央呼吁黑泉水库的立项和资金支持,并亲自为黑泉水库纪念碑题字。水利部、黄委会的领导钮茂生、汪恕诚、朱登铨、  翟浩辉、索丽生、周文智、鄂竞平和有关司局领导都曾到黑泉水库工地听取汇报,指导工作。

    青海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黑泉水库的建设,把它命名为青海水利1号工程,从组织领导到具体实施都给予了全力的支持。省委、省政府领导尹克升、田成平、赵乐际、王汉民、刘光和、姚湖成、桑洁加、冯敏刚、宋秀岩、苏森、穆东升、喇秉礼、李津成、韩应选、高尼、马培华、王恩科、张裔炯、田源、思文林等都曾一次或多次来工地视察,深入现场,看望职工,及时解决建设中的问题,给了建设者极大的鼓舞。而黑泉水库工程建设协调领导小组更是整个工程建设的组织者和领导者,是落实省委、省政府关于黑泉水库和引大济湟工程各项指示的坚定执行者,对工程建设起到了关键作用。我还要特别感谢我们的老省长马元彪同志对黑泉水库建设的卓越领导,从担任工程建设总指挥到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他始终和广大建设者同甘苦、共患难。并针对各施工期的重点工作,提出具体要求,统揽全局,运筹帷幄,带领大家向着即定的目标奋进。

    水利厅更是把黑泉水库建设做为全厅工作的重点,大力开展宣传教育,主动做好与国家各部委和省内各部门的协调工作,对我给予了许多鼓励和帮助,使我有更大的勇气和信心投入到这一大型水利枢纽工程的建设中,克服一个又一个困难,为实现最终目标而努力工作。

    包括设计、施工、监理、质检、建设等单位的数千名建设者用辛勤的汗水,集体的智慧、科学的态度,艰苦的创造,顽强的拼搏终于在宝库河上树起了一座丰碑。

    五年,在人类历史的长江中,只是短暂的一瞬,而对于黑泉水库的建设者,这五年却是永远值得纪念和回忆的五年,是战天斗地、无私奉献的五年,是在工程实践中锻炼提高自己的五年,是培养思想、作风、道德、修养的五年,是永远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五年。因为,我们没有辜负省委、省政府和全省各族人民的重托,无愧于培养教育我们的祖国,我们的党和我们的人民。我们全体建设者五年多的付出,使全省人民盼望近五十年的“引大济湟”工程终于开始变为现实,并迈出了坚实的第一步。我相信,黑泉水库的建设将永远载入青海水利建设的史册,成为激励鼓舞水利人继往开来的强大动力。

    党的十八大以来,以习近平为核心的党中央高举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伟大旗帜,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砥砺奋进,开拓创新,取得了举体世瞩目的伟大胜利。“引大济湟”工程在黑泉水库建成并安全运行后,广大水利工作者乘胜前进,按工程总体规划,制定年度计划,精心组织施工,开展技术创新,克服艰难险阻,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截止到2017年底,调水总干渠(含大坂山隧洞)已建成通水;北干一期工程已全部竣工,开始发挥效益,改善海东地区生态环境和工农牧业供水要求;西干渠、北干二期工程进展顺利,仅2016、2017两年就完成投资21.3亿元。水利战线上的全体职工在党的十九大精神鼓舞下,按照青海省委、省政府的总体部署正以更加坚定的信心,更加饱满的热情,更加扎实的作风,为全面完成“引大济湟”工程而努力奋斗!

       

 

作者: 沈靖国     离退休类别:退休  

原单位及职务:青海省水利厅引大济湟工程管理局局长(副厅级)

联系方式:13309710019   报送单位:青海省水利厅离退休干部处



CopyRight 2018 © 青海省水利厅 ALlRight Reserved. 后台入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