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所在的位置:首页 > 防汛抗旱知识
新中国堤防建设与防洪

发布日期:2010年9月28日      发表人:admin      阅读次数:6104

尚全民

(国家防汛抗旱总指挥部办公室)

一、堤防的形成与变革

堤防,是沿江、河、湖、海或分洪区、行洪区边界修筑,用以约束水流和抵御洪水、风浪、潮汐的挡水建筑物。在我国,堤防的形成和发展已有数千年的历史。远古时代,由于生产力水平低下,人类对洪水无法抗御,只能“择丘陵而处之”,躲避洪水。随着劳动工具的改进,生产力水平得到了提高,农业也逐步发展,人们多聚集在土地肥沃、耕作便利的河流两侧,于是就常常受到洪灾的威胁。或许受河流自身造就的“天然堤”形象的启示,人类逐步产生了水来土屯的概念,逐渐修筑一些简单的土埂将村落保护起来,但还没有形成真正意义上防御洪水的堤防体系。世界上堤防的真正出现最早是在非洲,尼罗河左堤始建于公元前3400年。我国堤防出现约在公元前九世纪以前,文字记载黄河堤防始于公元前600多年。当时人们的生产活动主要集中在洪灾频繁的黄河流域,黄河大堤的发展过程也就代表了我国堤防演变的历史。

堤防的产生、发展是和社会的进步、生产力水平的提高紧密相连的,它也是我国历史上抗御洪水最主要的手段。在长达4000年的与洪水抗争的历史上,战国以来的2500多年堤防一直是最主要的防洪屏障。至明代潘季训提出“以水攻沙”理论,主张修筑缕堤、遥堤、格堤、月堤及遥堤减水坝(即分洪口门),堤防建设理论已形成比较完整的体系。但受科学水平的限制,堤防修筑水平低、质量差,难以抵御洪水袭击,决口频繁。历史上,黄河从公元前652年到1938年的2500多年间,黄河下游堤防决口1590次,大改道26次,平均三年两决口,百年一改道。长江上最早建造的荆江大堤也多次决口,1788年大洪水就决口22处。

堤防的分类,按其修筑位置的不同,分为河堤、江堤、湖堤、海堤以及水库、蓄滞洪区低洼地区的围堤等;按其功能可分为干堤、支堤、子堤、遥堤、隔堤、行洪堤、防潮堤、围堤(圩垸)、防浪堤等;按建筑材料分,有土堤、石堤、土石混合堤和混凝土防洪墙等。堤防的等级划分,是根据其保护对象的大小、重要性和经济合理性而定的,一般分为重点堤防和一般堤防。我国已颁布了国家标准的堤防设计规范和部颁标准的堤防施工规范。

在抗击洪水的斗争中,我国劳动人民创造了很多河工技术,如埽坝堵口技术、放淤固堤技术等,很多治河的思想和技术至今仍为我们所用。目前,我国正在推行工程三制建设,堤防建设新的技术、设备和材料获得了广泛应用。在国外,已出现了活动挡水墙、移动防洪坝等新技术,土工材料等大量应用于堤防建设。

二、建国以来我国堤防建设的伟大成就

1949年以前,我国堤防只有4.2万公里,除黄河下游大堤、荆江大堤、洪泽湖大堤、永定河堤防、钱塘江海堤外,堤防不仅数量很少,且残缺不全,防御能力很低。建国后,我国在蓄泄兼筹、统筹规划、把堤防作为防洪综合治理措施的前提下,进行了大规模的堤防建设。从1949年开始,黄河进行了三次大规模的修堤运动。据统计,50年来,黄河下游大堤修复土石方13.8亿立方米,相当于修建13座万里长城。其他江河也都持续开展了堤防的加高培厚及除险加固工作。至1997年,全国已拥有各类堤防25万公里,其中主要堤防6.5万公里,保护着近3415万公顷各地、4亿人口,是我国精华地区的重要防洪屏障。在1954年长江大水、1958年黄河大水、1963年海河大水、1991年江淮大水、1994珠江大水、1995年第二松花江大水、1996年及1998年长江大水、1998年嫩江及松花江大水中,堤防发挥了极其重要的作用,使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和数以亿计的财产免受损失。堤防越来越成为保护人类的钢铁长城。昔日三年两决口的黄河大堤,现已是52个伏秋大汛岁岁安澜。

三、堤防是实现我国“蓄泄兼筹、以泄为主”防洪战略方针的关键

我国施行“蓄泄兼筹,以泄为主”的防洪战略方针。即以水库和堤防、蓄滞洪区共同组成防御洪水的工程体系。但鉴于洪水发生频率和量级的不确定性,以泄为主,蓄为辅,水库蓄水只是暂时的削洪错峰,经常发生的中小洪水都要通过河道宣泄。因此,组成洪水通道的堤防是防洪体系中最重要、最常用的防洪设施,也是保护人类的最后一道屏障,堤防的建设应是防洪治理的重点。

我国的堤防,多是在历代民埝的基础上加高培厚形成的,堤身质量差,基础薄弱。一遇大水,管涌、漏洞、散浸、脱坡、坍塌等险情严重。目前,我国七大江河的堤防防御能力还很低。在运用水库、蓄滞洪区的条件下,我国七大江河堤防防御标准大致如下:长江40年一遇,黄河60年一遇,淮河干流40年一遇,海河50年一遇,辽河、松花江20年一遇,珠江10-50年一遇(其中北江大堤100年一遇),太湖20年一遇。

1998年大水后,中央决定加大江河治理的投资力度,加固大江大河干堤,力争在2-3年内,完成长江、黄河等一类堤防的建设,使之达到防御建国以来最大洪水的标准,重点地段防御百年一遇洪水。要求堤顶设置防汛公路、照明设备和通讯设施等,建成高标准堤防。同时,要搞好重要支流和湖泊的二类堤防建设。可以预想,几年之后,我国大江大河的防御能力将有一个较大的提高。

四、科技兴堤

“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科技水平的提高带动着堤防建设的发展。科技不发达的年代,人类筑堤采用背扛肩挑的人海战术,堤身压实靠石峨、石夯,堤防堵口靠秸料埽工。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国外在堤身的填筑、基础的处理、土工材料的运用、施工抢险的技术及设备、隐患探测、堤防日常管理的手段等方面,都有了长足的进步。但是,由于我国财力不足,我国堤防建设和抢险中的科技含量很低,与国外有很大差距。在1998年大水中,长江干堤累计出险6135处,其中较大险情4764处;嫩江、松花江干堤累计出险9486处,其中较大险情581处。可谓险象环生、防不胜防。每天都有数百万人奋战在抗洪抢险第一线,人力、物力、财力消耗巨大。因此,我们要加大科学研究投入的力度,加速科技成果的转化,将新技术、新材料、新装备运用到堤防建设和抢险中去,避免那种大水一来,千军万马齐上阵的局面再现。

五、宽河矮堤的生态战略

人类是自然界大家庭中的一员。人类应和大自然和谐相处。对洪灾这一自然力的破坏,人类只能防御和减小,不可能根除,不可能“人定胜天”。堤防和水库的防御标准不可能无限大,要和一定发展阶段的经济实力相适应,要讲求投入和产出效益的可比性。从另一角度来看,堤防越高,沿岸地下水位越高,在北方易于产生盐碱化,涝水也难以排泄;在南方易发生管涌,破坏基础。堤防一旦决口,风险也更大。从生态环境的角度看,一味加高堤防,就会减少低洼地带的行洪机率,长期无水,生态环境就会遭到破坏。因此,尽管目前我们仍需将提高堤防防御标准作为重点,但从发展的眼光看,应加速农村城市化的步伐,加快农业发展,提高土地效益,腾出更多的土地,还土地于河湖,宽河矮堤,创造更加优美的大自然。

网站首页 | 通知公告 | 水利杂志 | 公共信箱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2010 青海水利厅 AllRight Reserved.
地址:青海省西宁市昆仑路18号  邮政编码:810001

页面执行时间:101.563毫秒
青ICP备05001566
您是本站第 36806089 位访问者